当前位置:主页 > 家政常识 >

雇主与保姆之间,多谈合同约定,少谈感情

2017-08-25 10:47
分享到:
方大姐在杭州做家政,她说从去年五月开始,派出所民警老是打电话给她,问她在不在,这样的问候,她觉得受不了。
方大姐:“本来这三年我都已经放下了,我真没想到事情又出现了,我真的有点受不了。我说你们老给我打电话,为什么呢,他说你这里有个案底。?也胖?朗且蛭?飧鍪。”
方大姐住在三墩,给她打电话的是当地派出所民警。她说,从去年从五月开始,就接到过好几通这样的电话,今年又接到两次。方大姐说的案底,要从三年前说起。
那时她在下城区做家政,有个做了三年多的老客户,是个小姑娘。方大姐说,五月的一天,她照常过来搞卫生,客户出门去了,留她独自在家,两三个小时后,客户才回来,带了个小伙子。
方大姐 :“那个东家就开始说了,她说之前我们不在了两万块钱,我说你不在了两万块钱,到底是什么时候不在的,她就说是星期一发现的,我前面周六到她家做过。”
方大姐说,听房东的意思,是怀疑她拿了家里的两万块钱。
方大姐:“她就把我带去里面房间的一个衣柜,当时进去的时候(衣柜)门是开着的,我搞卫生搞好以后那个门是关着的。衣服撩开真的是有很多钱,那我说这个钱也不是我拿的。”
方大姐说,当时她就提出跟客户一起去派出所接受调查,这时小伙说话了。
方大姐:“出了客厅之后,那个男的就说,你有没有带包呢,那我就把包包打开给你看,反正我没做见不得人的事,打开之后我人也傻了,我包包里面多了一叠钱出来。”
据说方大姐的包放在门口放鞋的位置,里面多出了3200块钱,上面还有客户做过的记号,方大姐说,客户咬定是她从衣柜里偷的。
方大姐:“(当时带你去房间里看衣柜的时候,是女主人,还是男的一起的)是女主人,男的没有去。(没进去是吧,当时在外面)当时在外面。”
方大姐说,自己是被栽赃的,客户的目的是为了讹她的钱。
方大姐 :“她还说这样的,如果我拿出两万块钱,这个事就算了,我包包的3200块钱也就不说了,就不报警了,我说那怎么行呢。派出所反正隔了两个月,他就给我清白了。”
方大姐拿出了一些材料,解除取:蛏缶龆ㄊ樯厦嫘醋?ldquo;不应当对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”,终止侦查决定书上也写了“无犯罪事实”。方大姐认为,这些文件应该能证明清白了,她不明白为什么警方还是要找她。
杭州文晖派出所教导员 郑警官:“当时是对她进行取:蛏,侦查了,因为说是证据不是很充分,检察院和法院认为不足以逮捕,所以基于这个原因,对她这个案子是进行终止侦查,但并不代表这个案子撤销掉,并不代表她这个人的嫌疑取消掉了。”
记者找当时办案的文晖派出所了解情况,警方表示,无犯罪事实不等于没有嫌疑。现在案子没破,方大姐的嫌疑还在。据了解,当时方大姐的口供发生过变化。
杭州文晖派出所教导员 郑警官 :“笔录上面都是认可的,就是承认当时是拿了这3000多块钱,到了后来出去以后,她又改口供,然后又不承认这个事情了。”
方大姐这边解释,第一次做口供时承认,是因为想尽快取:蛏,不耽误工作。警方表示,方大姐想消除盗窃嫌疑人的记录是不现实的,但也不必过分担心。
杭州文晖派出所教导员 郑警官 :“这个案子我们也专门做过讨论了,对她这个情况,(只有)我们公安机关内部还是看得到,有时是因为工作需要,打电话问她在哪里怎么样,但对她日常生活不大会有什么影响。”
最后,虽然不知道到底谁哪一方在说谎,但保姆和雇主的矛盾一直存在,大多数的雇主无法和保姆处理好关系,目前,雇主和保姆关系的一个奇特之处,就在于支付了一定量的感情成本(像对待家人一样),替换了一部分应该支出的金钱。雇主对保姆的感情付出不仅太多,也非常不应该。雇主与保姆之间,应该多谈钱,多谈合同约定,少谈感情。非常可惜,现实中往往相反。